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臺北市政府全球資訊網

市長新聞稿專區

出席清明祈福法會及追思音樂會 柯文哲:維護固有傳統同時賦予新的時代意義
  • 發布機關:臺北市政府秘書處媒體事務組

今天是清明節,臺北市長柯文哲一早即從捷運動物園站搭乘掃墓專車,前往富德靈骨樓,出席清明祈福法會及追思音樂會,並順帶巡視樹葬區及相關便服服務。柯文哲強調,清明是華人社會很重要的節日,但應思考如何在既有的傳統習俗上,給予新的時代意義,讓清明掃墓更環保、更方便、更安全,並更符合現代的需求。
 
柯文哲在主持清明祈福法會時表示,依照殯葬處估計,今年大概會有100萬人次上山掃墓,所以如果不用公共運輸的話,保證民眾都塞在馬路上。他認為清明對華人社會來說是一個很重要的節日,但如何在傳統的習俗上面,賦予新的意義,是我們要努力的目標。
 
柯文哲指出,近年來,臺北市政府推出許多措施,包括以公共運輸代替自行開車上山的掃墓專車;用追思音樂會取代傳統的拿香燒紙錢;盡量減香減金,就算要燒紙錢,也用集中焚燒方式處理;提供免費借用的蓮花燈來代替香燭;還有市府積極宣導的以米代金。
 
柯文哲說,臺北市這幾年來的環保葬推的非常成功,大概有四分之一的往生者採用環保葬,這就是一種進步;此外,市府目前也在推動網路公祭。所以他強調固有的傳統當然要保存,但在固有的傳統上面,我們可以賦予更環保、更方便、更安全,以及更符合現代方式的來維護這些固有的的傳統,是我們應努力的目標。
 
柯文哲提到,今天早上他從捷運動物園站搭乘掃墓專車上山,參加清明祈福法會及追思音樂會,真的覺得很方便,感謝公運處同仁做了很好的規劃,並且謝謝首都客運的大力幫忙,因為他聽說都是虧本在做。
 
對於這幾年來,殯葬處同仁一步步努力的成績,柯文哲則表達高度的肯定和感謝之意。他表示,現在的墓區公園化,不像以前看起來陰森森的,就是一種進步,加上不燒紙錢、不點香,甚至還規劃有寵物的灑葬區,這些都是在固有的傳統上,給予新的時代意義。
 
會後聯訪時,記者詢問市長早上為何會搭掃墓專車上山?柯文哲表示,因為今年會上山掃墓估計有100萬人次,如果不用公共運輸,保證塞住。他自己搭乘掃墓專車就覺得很不錯,班次密集,所以現在一些重要節日,包括內湖草莓季、竹子湖海芋季,都慢慢開始規畫特殊節目的公共運輸系統。他也強調這種的規劃一定要持之以恆,每年都固定,讓民眾知道有這種便民服務後,就不會再自己開車。
 
記者提到這幾天正好是市長第二個任期滿一百天,有什麼樣的看法?柯文哲笑說,對他來說,市政都是連續的,所以沒有什麼百日不百日的。記者追問市長接受平面媒體專訪時,曾說上任百日要看到政績很難?對此,柯文哲指出,不論是去年去歐洲,今年去美國,其實臺灣要思考的是欠缺長遠的規劃,這是民主政治的確要改進的地方。不過他也表示這不是今天堵麥可以講的題目,他的意思是說要慢慢建立一種公民參與,要能確保所有政治政策不會說因為任期就轉彎,所以沒有建立制度,換行政院長、地方首長,整個地方建設轉彎,這樣臺灣永遠沒有長遠規劃。
 
記者提到韓國瑜下周要出訪美國,會不會擔心自己去參加大甲媽祖遶境和施政報告的聲量被蓋過去?柯文哲笑說,奇怪,每天都問這種題目,就各幹各的。
 
記者提到市長自己曾說過被藍綠夾殺,第三勢力很難生存,市長是否找到生存的方式?柯文哲表示,政黨政治還是民主政治的常態,美國也有政黨政治,可是不像臺灣這麼被單一意識形態綁架,所以他每次說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只是說臺灣的政黨政治走到這裡,整個國家卡卡的,內耗太嚴重,但怎麼做,好問題,他認為慢慢想,會找出答案。
 
記者追問藍綠的高牆是否比他想像的還難推倒?柯文哲說,也不說困難就不做,總是繼續思考。
 
記者詢問市長為何會公開說反核食是弱智?柯文哲指出,臺北要成為一個國際城市,或臺灣要與世界接軌,就有一個問題,我們要用跟人家不一樣標準的時候,就要思考我們有這麼特殊嗎?就像日本福島核災區的食品問題,如果臺灣不用美國和歐盟的標準,不是不可以,但那就要很強的理由。他重申,不管瘦肉精或核災區食品,還是那句話,如果要跟美國、歐盟不一樣的標準,除非我們有很強的理由,那不然怎麼跟世界接軌?所以後來在設計臺北市都市設計發展計畫時候,其實最後還是參考聯合國的永續發展目標,因為與世界接軌是很重要的概念。
 
記者詢問反核食公投已經過了半年多,怎麼會在這個時候提出這個事情?柯文哲表示,當時他自己在忙選舉,是投票那天他才看到有哪些題目。他認為民主政治重點不是投票,而是討論,事先的討論,如果資訊不足的話,資訊不清楚,那投票是沒有意義的。
 
柯文哲說,如果連他都是去投票時才看到題目長什麼樣子,那表示事先的宣導也不是很多。老實講,他後來想一想那些公投的題目都有問題,比如說同志議題,這個議題是價值問題,或是說人權問題,拿出來投票是很奇怪的事,反核食的部分更不用講。至於核電問題,他認為如果訊息不清楚,投票根本沒有意義,因為臺灣的能源政策、產業政策是一整套的,所以他才說這樣的投票跟弱智真得差不多。
 
記者反問市長是否因為忙著選舉,還是市長不關心公投?對此,柯文哲否認他不關心公投,但如果連他都搞不清楚,就回到他剛剛強調的,民主政治的重點不不是只有投票,而是事先的討論,也就是他剛講說要建立政策不會因為任期改變的制度,這種叫做社區主義,或是說公民參與的這種制度要怎麼建立,這才是要思考的。
 
記者詢問市長有說民進黨有人挑戰蔡總統怪怪的,但如果市長要選總統,不是也在挑戰蔡總統嗎?柯文哲表示,這是另外一回事,以後再講,現在不要亂講,不要去干擾民進黨的初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