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臺北市政府全球資訊網

市府新聞稿

內湖區里長反映道路品質不佳 柯文哲要求路面施工、清掃要有整套計畫確實改善
  • 發布機關:臺北市政府秘書處媒體事務組

臺北市長柯文哲14日主持內湖區市長與里長市政座談會,對於里長在會中反映新鋪道路品質不佳、人手孔蓋下陷問題並未改善一事,柯文哲要求新工處對於路面施工、施工後清掃要有整套計畫,這些問題會帶回去列管,要求確實執行並改善。

柯文哲表示,道路品質不佳的反映案件,在內湖區被批評的件數最多,弄掉再修是小事,但是一直修,連馬路都修不好,市民就會不滿,「會覺得政府在搞什麼?」

有關里長提案金龍路全線電桿地下化,柯文哲表示,未來城市規劃,一步一步推動共同管線溝,當然不要想一年解決,但應有未來五十年的計畫,他也希望臺電一步步做過去,逐步實現該路段電桿地下化。

里長提案指出,碧山公園兒童遊憩設施種類過少、地上標示無菸公園卻取締不易,柯市長裁示,舊遊具要更新,違法抽菸的取締工作要確實執行。

柯文哲在座談會前接受媒體聯訪,媒體詢問柯市長對館長要選總統的看法,柯文哲表示,館長要選總統?那要連署很麻煩。

媒體詢問,外傳柯市長在本周日會跟郭台銘、王金平在一個宗教場合見面?柯文哲表示「確定了嗎?」並表示他還要再看那個行程,看先公開亮相,後面再開始談;媒體追問,所以柯市長周日早上會在桃園?柯文哲回答說,他本來有一個行程在要去桃園沒有錯;媒體追問,是一個合體表態?同框的意味更重?柯文哲表示,反正看下去就對了;媒體追問,活動結束後,三人會再闢室聊天?柯文哲說,要不然公開亮相也不能講話,公開亮相也只是亮相,還是要坐下來談一談。

媒體詢問,郭台銘昨天說,他跟柯市長的合作,一律以柯市長的說法為準?柯文哲表示,不會啦,怎麼這樣講呢?一樣啦,所有的合作還是以雙方講的,什麼全部柯文哲決定,沒有那回事;郭董這樣講,是否主動權放在柯市長手上?柯文哲回答說,這個等於是把責任全部推到他身上。沒有,老實講,合作還是大家坐下來談一談,不然每天還在說憂心、憂心,那下一步是什麼?還是要有一個說法。

媒體詢問,周刊報導,柯市長說,大家一起談,要有思想、信仰、力量三階段?柯文哲回答說,這個高中時背三民主義背太熟了;媒體詢問,目前的階段為何?柯文哲表示,應該還是思想的階段吧?大家討論討論,大家對整個臺灣的未來,還是覺得這樣不是辦法;媒體追問,怎樣算是進階到信仰?柯文哲表示,應該是,大家對臺灣的前途憂心,大家提出來的方法如果能夠符合,那就是進入信仰的階段,現在是大家都知道,當然講人家草包、菜包喔,大家都(覺得)聽起來很傷人,但至少給我們知識份子的感覺是這樣,這還是要解決。

媒體詢問,選一個在法會的地方與郭台銘、王金平碰面,有什麼特別考量?柯文哲回答說「沒有」,他也不曉得,也許是那天大家都有空吧;媒體詢問,會當面勸進他(郭台銘)來總統?柯文哲表示,還是會討論啦,還是要找時間三個人坐下來好好討論一下。

媒體詢問,旺中集團董事長蔡衍明到底要你說什麼?柯文哲回答說,不是啦,老實說他覺得臺灣的媒體是這樣,他不喜歡紅媒、也不喜歡綠媒。但有時候臺灣的媒體界也要自己思考,媒體都變成政黨的公關公司,這實在不是一個好現象。

媒體詢問,柯市長是不是有說過,明(109)年立委選舉,主要政黨不會過半?柯文哲回答說,希望是這樣,臺灣在藍綠之外,還是要有個新的思維。他不會說統獨不重要,但能不能有個新思維?是強調科學、效率、正直、誠信這些價值。他發現在政府裡面都不討論這種科學問題,每天在統獨議題繞來繞去,這不是一個好的政治氛圍。所以他才會覺得用一個關鍵少數。像立法院也是一樣,不要在那裡丟水球,如果大家能夠用數據直接指出對方的做法是有問題的,用比較理性的辯論。不要每天在那邊丟水球、丟預算書,這樣有什麼用?

媒體詢問,柯市長組黨是為了要讓時代力量瓦解?柯文哲回答說,大家不要用負面的思維,他也不曉得時代力量這幾天剛好出這麼多事情;媒體詢問,柯市長在專訪時稱讚黃國昌,是不是有意挖角他?柯文哲回答說,臺灣民眾黨的不分區立委名單現在才開始要進入作業,還有2、3個月的時間,不急啦。

媒體詢問,所謂的聯合內閣要如何執行?柯文哲回答說,如果真的三黨不過半,也許整個立法院可以比較務實的去思考一些問題。像現在不管是前瞻計畫,大家罵一罵就過了。他希望將來至少在立法院,不分區立委就是柯文哲的意志在立法院的表現,強調科學、數據、理性辯論。還有一點,就是他很討厭分贓的政治,所以要有人進去把它給打破。

媒體詢問,人民日報說港獨是臺獨所煽動的,美國總統川普在推特上面也寫說「解放軍在香港邊境已經集結了」,柯市長的看法?柯文哲表示,有關香港問題,他還是勸北京政府好好想一下。他還是那句話,一根火柴丟下去不會燒成大火;但今天因為有一桶汽油在那,有著滿滿的民怨在那邊,所以今天香港的問題就是因為民怨沒有解除。你民怨不解除,所以就今天在這裡抗議、明天到那裡抗議。所以北京政府要去思考說,怎麼會在香港搞了20年,結果搞到香港人民每個都憤恨在心?香港總人口數700萬人,如果有200萬人上街頭去參加一個活動,扣掉太老的、太小的、一定要上班的,那等於可以出來的人全部都出來了。這時候北京政府真的要好好思考,不要再搞成64事件了,光一次64事件,中國就倒退20年了。所以這個只能勸告北京,這個要慢慢想。有人說「慢慢想、快快做」,這個叫做「慢慢想、慢慢做」。再搞成一個64事件,恐怕過去30年的經濟成長會全部毀掉,所以這個還是要慎思、慎思、再慎思,不要亂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