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主持興隆公宅二期A、E基地新建工程開工 柯文哲:社宅願景採最有利標、小坪數、低租金方向發展並實踐城市美學

  • 發布機關:臺北市政府秘書處媒體事務組

臺北市長柯文哲1日主持興隆公共住宅二期A、E基地新建工程聯合開工典禮,他在致詞時講述未來臺北市社會住宅的願景除了要採最有利標、小坪數、低租金外,更應該實現城市美學、推動都市建築產業。

柯文哲表示,政治要落實在人民生活的每一天,所以其實就是把人民每天食衣住行娛樂,需要解決的問題,一樣一樣地去把它解決掉,高房租高房價一直是臺北市民,特別是年輕人抱怨的項目,當然要解決這個問題,也不是一天就可以解決的,不過市府還是相當有步驟地在做,也利用這個機會,先跟大家講一下目前整個臺北市在居住正義所做的一些努力。

柯文哲接著說,第一點,我們過去有國宅、整宅、平宅,現在還有中繼住宅一大堆宅,現在還有我們在蓋的公宅,市府團隊在府內舉行的一個會議,覺得這樣實在太複雜了,還是統稱叫做「社會住宅」。將來整個社宅在蓋的規格要重新規範,包括我們以前在做捷運,都更分回的50坪、60坪大住宅怎麼可能當成社會住宅?不可能,這表示過去那些所謂都更分回戶,那就是有問題,表示說我們自己頭腦沒有清楚。所以現在整個統稱叫社會住宅,就要思考它的格式、租金要多少?,我們不可能蓋出那種一個月租金要1萬六、1萬7的,然後說要給所得在5%以下這種中低收入去住,那也是有問題的,所以整個社會住宅,它的規格、分布、管理及價錢,市府要重新思考。

柯文哲說,市府在蓋社會住宅時,除了提供居住以外,它還要做到城市美學,至少在他上任以後要求說,不准蓋得太難看,所以今天早上市府在開市長室會議,講到那種得標價比底價低11億元的那種事,以後不准再發生,現在所有的公宅一律要求都是最有利標,不准用價格標,因為價格標,低價搶標,然後竟然得標價比底價還低11億元,這樣還蓋得出來嗎?不可能,這個品質一定會有問題。所以整個市府將來在蓋公宅,所謂城市美學,還有整個建築的水準一定要達到一定的標準,不准再用價格標再蓋社會住宅,一定要用最有利標,所以它必須是一定程度的漂亮,剛才講到,這所謂四大標章,不管是綠建築、智慧建築、無障礙,還有耐震,都要拿到一定的標章,所以市府將來的整個社會住宅,一定程度的漂亮、一定程度的品質,不准用價格標,全部都要用最有利標這個規定。

柯文哲表示,市府也希望在蓋建築的時候,要開始推動整個臺北市建築的產業,要求所有的社會住宅,智慧三表,也就是智慧電表、智慧水表、智慧瓦斯表,還有智慧電網、智慧保全等還是要放進來,也就是品質在水準上,甚至可以引導整個臺北市建築的標準,這個要做到。

最後,柯文哲強調,在他上任市長以後,對整個社會住宅,又有了新的邏輯,它必須改變以前社會住宅被叫做鄰避設施的觀念,為什麼?因大家都覺得住進來就是低收入戶,週邊的居民都會反對,所以一定要讓整個社會住宅蓋下去是週邊的居民都喜歡。那為什麼他們會喜歡?就是提供了他們喜歡的,比方說我們在A棟蓋完以後,規劃區民活動中心、公共托育家園、青少年服務中心、非營利幼兒園等,這些公共設施帶進來,現在缺幼稚園大家都知道,總要有一個空間給它使用,所以這些社會住宅低樓層,就要提供周邊居民所需要的社會空間,特別是包括區民活動中心、零到兩歲的托嬰、兩到六歲的幼稚園等,一定要帶進來,當然如果這個地方比如說還有平宅,包括社會福利工作站也會設立在這個地方,就近可以照顧這些中低收入,所以市府在蓋公宅的時候,必須在一個程度上要解決低房租、低房價的問題,然後它必須符合城市美學,帶動整個都市的建築產業,而且它要把整個建築的水準要拉高,最後,建立社會的新模式,讓社會住宅不再是鄰避設施,而是週邊的居民會喜歡的一個建築物。

柯文哲接著表示,事實上,除了在蓋社會住宅以外,包租代管、代租代管、甚至租金補貼,市府也在重新做檢討,就是要合理地推動,臺北市目前空屋,超過一年沒有人住的房子有3萬6千戶,可是包租代管目前只有1千戶,表示說大家還是不太願意把房子交出來,政治上還是要先給後拿,所以大概今(108)年年底就會公布單一且自住的房子,稅金還會再降,意思就是說「先給後拿」。如果你只有一棟房子,全臺灣只有這一棟,你戶籍也在那裡、住在那裡,稅金從1.2%降到0.6%;他最近也要求財政局,地價稅要順便考量,要怎麼處理。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如果房子是拿來住的,稅金不用高,如果說有3、5棟房子在當包租公、包租婆,奇怪,為什麼要保障包租公、包租婆,所以市府認為這個稅金要不一樣。所以如果只有一棟房子,真的是住在那裡,好,這個我們包括房屋稅、地價稅還要再降下去,那你如果是包租公、包租婆,政府沒有必要保障你當包租公包租婆,所以稅率還是要調整,今年年底會有比較明確的答案。不過,房屋稅要降到0.6%這個大概確定了,地價稅要降多少,還要算算看,要看臺北市政府的財務是否可以支撐,因為房屋稅、地價稅是地方稅最重要的來源,市府也不可能降到政運作會出問題,所以我們要算算看,政府的錢就這麼多,在社會福利,還要再減掉很多錢,所以必須讓整個政府的效率要再更加地提高。

柯文哲表示,興隆公共住宅開工,他要感謝新亞建設開發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鄒宏基、建築師謝佑祥、郭旭原,這將來蓋完有603戶,還有地上建築物,要確保整個工期的運作都是順利,最後還是這樣,政治要落實在人民的生活的每一天,今天講太多國家願景,最重要的是,人民的生活到底要怎麼保障?政府還是要在甘特圖、行程表劃下去,就是要做得到,只能往前移,不能往後移,每個工程的預算要很紮實、很結實,2015年臺北市政府資本門預算執行率只有66%,經過四年的努力,現在到達77%,但他認為還是太低了,整個政府做動作要更紮實,要更確實,所有這些都是市府要繼續努力的,今年能開工,他要謝謝大家的努力,市府還會繼續工作下去。

柯文哲在典禮前接受媒體聯訪,媒體詢問,最近的民調,鴻海集團郭台銘已經快要贏過高雄市長韓國瑜,柯文哲表示他「沒有意見」;媒體追問柯市長在所謂的「三腳督」都有點落後,而且說40歲以下的選票支持度都有流失,好像跟柯市長反送中態度沒有很強硬有關係,對此柯文哲表示,民調本來就高高低低,這一樣啊,他有講過,不要追漲追跌,照該做的事去做就好了;媒體詢問,現在偏綠的選民基本上比較屬意郭台銘,柯文哲表示「再看看,不曉得」。

媒體詢問,香港反送中有影響到柯市長嗎?柯文哲回答說,它影響到每一個人,恐怕影響到中國大陸;媒體追問,今日七一香港大遊行,柯市長的看法如何?柯文哲表示,他講過,他的解讀應該是積怨已深,所以一樣,還沒解除積怨之前,動不動就會爆炸,跟2013、2014臺灣的局面一樣,最後就是太陽花學運,在之前社會上從反旺中、士林文林苑、大埔事件,一直到洪仲丘事件、紹興華崗社區等,其實它就一次一次,這種東西就是一樣,就是說社會有積怨,如果不解除,它就一直累積一直累積,到最後有一天還是會爆炸。他倒覺得是這樣,臺灣還是可以給中國大陸方面一個很好的參考。臺灣過去怎麼發生這些事情、處理,不見得每一件事情都處理得很成功,所以他們(中國大陸)也要看一看,然自己再思考看看。

媒體詢問,柯市長會為他們(香港七一遊行的人)喊一聲加油嗎?柯文哲說「加油」,他已經講過,民主自由不會從天上掉下來。當然社會動盪是不好的,但是社會氛圍沒有解除之前,這個問題沒有辦法解決。

媒體詢問,現在郭台銘民調打平,韓國瑜現在的罷免流程第一階段已經快要通過了,柯市長怎麼看?柯文哲回答說,所以這也不是很理想的社會狀態,就是「愛之欲其生、惡之欲其死」,贊成跟反對都愈來愈極端,本來社會比較正常應該是叫常態分布(Normal distribution),現在變成兩個峰值,以這不是一個正常的社會應該有的現象。

媒體詢問,因為反送中支持度掉很多,去屏東時還有人穿檳榔裝來反諷,會不會擔心?柯文哲回答說,還好啦,他講過,這種投票結果百分之百(支持)只有北韓才有,臺灣不會,民主自由還是臺灣最重要的核心價值,所以顯現在社會就是一個多元開放,他倒覺得這是一個比較健康的狀態。媒體追問,「吃檳榔」好像被誤解,柯市長要不要說說看?柯文哲表示,多吃檳榔本來就是會口腔癌,(檳榔)不是很好的東西。

媒體詢問,雙城論壇的成敗會不會成為影響柯市長參選2020的關鍵之一?柯哲回答說,雙城論壇它是一個民間交流、城市交流、經貿往來,基本上它也沒有什麼敗的可能,它就是一個面對問題、解決問題,解決我們每天遇到的一些問題。所以基本上它也沒有什麼成敗的問題;媒體追問,柯市長到時候的言論或致詞可能會被大家去放大解讀,尤其是在兩岸方面?對此柯文哲表示,除非不講話,有講話每個人都在解讀,解讀是別人的事,不過他倒覺得把握住中心思想,還是一樣,臺灣的整體利益,人民的最大福祉,這樣,剩下來我們就照我們想的、期望的去做,剩下來就給社會去評斷了,沒辦法;媒體追問,國臺辦主任劉結一那個要補件嗎?柯文哲表示,市府秘書處在處理,他說,就把那個時間地點,他知道好像還有一些還沒補齊,所以應該明天。他們今天還會跟對方作業,把一切都講清楚,時間、地點。

媒體詢問,有關安排跟劉結一會面一事,柯文哲表示,這個不是安排,就大家講清楚或怎樣,不過是這樣,市府盡力把時間、地點,每一個行程都弄清楚,好像最後一天,第三天下午還沒寫出來。今天他叫秘書處跟對方把行程都全部弄清楚;媒體追問見面時間點就是第三天下午?柯文哲表示,沒有啦,這見不見,也不是我們(市府)能決定的,不過還是先把行程先全部排出來再講;媒體追問,見面以後,反而外面批得更重?柯文哲表示,不見也會批,見了也是批,反正一定會被批啊。

媒體詢問,市府四年前裁掉雙連派出所,已經引發民怨,現在還要把萬華、西門町的派出所裁掉,當地民眾表示不滿?柯文哲表示,市府大概有做研究,大概一個派出所以40個人左右效率最高,因為要考慮到警察差勤、請假的問題,還有,如果7個人一個派出所,連吃飯都有問題,所以大概有做過一個初步的研究,一個派出所在40個人左右,效率最高,所以整個臺北市派出所,會按照這個邏輯去重新布點。另外,派出所老舊本來就要修,也不能說派出所爛掉了不去修整,在整建的過程當中,大概會按照每一個派出所40個員警的這種邏輯去重新布局,就這樣。

稍早,柯文哲參加「嗡嗡嗡市政小蜜蜂―2019暑期市政體驗」第二梯次模擬市政會議及閉幕式,柯文哲表示,第二梯次高中職組共176人報名,最後錄取60人,本次開放北北基桃學生報名,約23%學生來自臺北市以外的學校,包括桃園、新北市跟基隆。這次僅有10個局處參加,他認為北市府有31個局處,有些局處應該開放名額,要開放市政體驗營就是要避免集體盲目,既然把開放政府全民參與、公開透明當作政治理念,就不應當只是個口號,應該是一個實踐。

柯文哲提到最近讀到一篇文章,2019年哈佛大學校長對大一入學新生的演講稿,他認為很有啟發性,內容提到,在網路時代幾乎所有知識都可以從網路獲得,這樣的話為什麼還要到哈佛大學來學習,所以哈佛大學應該提供網路之外還可以學習的東西,所以那叫人與人之間的互動,叫作社群,從社群當中學到網路以外的知識、人與人之間的互動。哈佛大學把一個網路時代的教育理念還有塑造網路時代的教育環境有一個比較完整的說明。

柯文哲說,對於每天早上7點半的晨會,他最近在思考與會成員是不是真正能提供多元或比較完整的思考,來做出更正確的決定,我們常批評人家說鏡子裡面找人,或是小圈圈,但我們在批評人家時是不是要反省我們是不是有同樣的問題,包括集體盲目、鏡子裡面找人、小圈圈、同溫層看自己有沒有這些問題,所以才在思考對晨會的成員人選有沒有要調整,但這部分內部還在討論。

柯文哲說,嗡嗡嗡市政體驗營讓參加者來看看有哪些需要改進的,因為人是把自己當作座標來看這個世界,當我們絕對不會是宇宙的全部,但我們很難用別人的角度去看這個世界,坦白講不是這麼容易。

柯文哲表示,臺北市政府相較於其他縣市政府有3個地方比較特別,分別是公民參與委員會、青年參與委員會還有廉政委員會,這3個完全是上網公開找人,目的是要把外面的想法帶進來市府,另外,也希望透過外部的力量給內部做一個檢視,再來就是市政宣傳。

下午,柯文哲出席「國際扶輪3521地區2019-20年度地區12大聯合服務記者會」,他在致詞時表示,他看了國際扶輪社12大聯合服務的內容,幾乎每一樣都是臺北市政府很努力在做的。柯文哲表示,目前臺北市65歲以上的人口是17.3%,大概再過四年會超過20%,今天的問題不是老人太多,而是整個社會老化的速度太快,特別是戰後嬰兒潮再加上後來的少子化。在這種情況下,健保要維持平衡很困難,特別是健保的給付項目愈來愈多,用一句話就可以把現在健保的問題講完,就是「健保到底是社會福利還是社會保險?」如果是社會保險的話,就不可以cover很多事情,如果是社會福利的話,稅金就不能太低。

柯文哲表示,臺灣現在65歲以上人口占17%,就要用掉28萬的外勞在照顧老人,如果照這樣下去,豈不是要30萬以上的外勞才能照顧這些老人,所以應該想想該怎麼辦。有關老人照顧的care model,未來幾年中,開始要摸索最好的老人照顧系統,坦白講要做很多社會實驗,做社會實驗這個就須要公私協力,市政府很需要扶輪社的幫忙。

柯文哲表示,關於C型肝炎,希望在2025年消滅C肝,在10年、20年前,C肝無法治療,沒想到現在C肝會有藥可以治療,並發展出治癒率相當高的模式。以前在扶輪社的協助之下,小兒麻痺相當程度地消滅掉了,未來在彼此合作之下可以解決,把社會上這些小問題,當它還沒成為大問題時就把它解決掉。

國際扶輪3521地區新任總監馬靜如律師與柯市長進行對談時,詢問柯市長老人長照如何解決?柯文哲在回答時表示,正確的講法,最適當的長照系統,一直到現在,還沒有摸索出來,應該還要陸陸續續測試(Test),包括臺北市政府在做的石頭湯計畫,石頭湯就是如何用一群人,更有效率地照顧另外一群人,臺北市現在在12個區測試。新藥要上市要做臨床實驗,新的政治制度上線也要做實驗,只是過去以來,不太允許政治做實驗,其實這是不對的。

柯文哲表示,以臺北市的派出所來說,他經常會到派出所借廁所,順便跟員警聊天,後來才發現,派出所最適當是30到40人,一個派出所40個警察效率最高,當然這不一定要做實驗,不過要摸索、聊天、看來看去,慢慢就會知道,所以把整個臺北市的派出所重新布局,布到每一個派出所差不多40個人;他接著說,其實臺灣最適當的老人照顧系統,到現在為止都還不知道。所以臺北市有12個點在做實驗,讓這個計畫一直跑,跑到一個程度,他就可以告訴大家,哪一個比較有效,政策常常是這樣,失敗了就收起來,如果成功就擴大辦理。

馬靜如總監詢問年輕人就業及學貸的問題,柯文哲在回答時表示,慈濟證嚴法師曾說,如果方向對,慢慢走一定會走到目的地,如果方向不對,走得再快也沒有用。對他來說學貸、無息貸款,或是延長償還年限,這都沒有問題。他去美國矽谷,見過史丹佛大學的教務主任,他跟柯文哲說,史丹佛大學要開課,就會把矽谷的大老闆找來開會,問他們「你們需要什麼樣的人才?」所以他們是教社會需要的,不是教老師會教的,所以老實講,我們臺灣的大學一大堆,我們要教學生什麼?大學並沒教他們社會上需要的,而是教學校會教的,但問題是學校會教的跟社會一點關係都沒有,所以要訓練學生去應付未來的世界,不是訓練學生去了解過去的世界,至於說助學貸款,那些都是小事。柯文哲並提及臺北市學校最近有所改變,市府花了16億元給236個學校,從國小、國中到高中,每個校園光纖網路、每個教室Free wi-fi、國小三年級以上用iPad,實現「網路人權」是很重要的,明年9月完成後,「酷課雲」的教學內容全部都可以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