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臺北市政府全球資訊網

市長新聞稿專區

出席參與式預算感恩茶會 柯文哲:民眾直接參與制定政策 讓臺灣的民主更穩固
  • 發布機關:臺北市政府秘書處媒體事務組

臺北市長柯文哲7日出席市府參與式預算感恩茶會,他在致詞時表示,參與式預算讓人民學會如何直接制定政策,他感謝民政局、各區區長及各區對應的大學、提案人、審查委員等四年來的努力,相信民眾讓直接參與制定政策,讓臺灣的民主在未來的十年、百年能更加穩固。

柯文哲表示,兩千年前,希臘城邦就採行直接民主,可是到了十七世紀,像美國這麼大的國家,從加州到華盛頓開會,單單坐火車就要花快一個禮拜的時間,所以在現代的國家興起以後,因為國家幅員變大,它不得不採用間接民主,包括政黨政治、代議政治來處理政策,可是慢慢進入21世紀以後,網路的興起,在網路上隨時可以進行YAHOO投票,現在的問題是還需要議員、立委等間接民主嗎?能不能採用直接投票方式決定政策?

柯文哲說,他認為人類的民主政治,從直接民主到間接民主,因為網路的興起,打破這種時間、空間的限制,有可能開始又回到直接民主。在過渡階段,當然沒辦法一下就到達,所以在這固過程當中就變成要有很多的測驗,我們在2014年開始選舉的時候,他提出一個政治上的口號,就是「開放政府、全民參與、公開透明」。這也是最近很多人在問他「你如果組一個政黨,你就會變成一人政黨的問題」,其實他也在思考這個問題,不過在2014年贏得選舉進入臺北市下府以後,市府團隊開始嘗試直接民主,有以下幾種,包括在市府有三個委員會,是直接上網去徵人,包括青年事務委員會(限40歲以下),再來是公民參與委員會,就是不限年齡,讓大家來報名,還有一個是廉政透明委員會,我們這三個委員會是上網徵求,經過各個遴選制度,所以完全跟市政府無關,但它們的成員可以進入臺北市政府參與市政。

柯文哲接著說,另外一個是i-voting,就是網路投票,網路投票實際的例子就是木柵焚化爐的煙囪,到底是要採用長頸鹿圖案?還是臺灣藍鵲圖案?後來大部分的居民都選擇維持長頸鹿,像這種跟市政並沒有實質影響,可是按照民眾的喜好去改變,這個就可以用投票方式解決,還有一個,現在動物園sj 放暑假,在六月底放假兩個禮拜。一開始市府還認為,真有民眾會讓動物園放假嗎?結果一投票,有93%投票民眾贊同,市府就從善如流讓動物園放假。

柯文哲表示,慢慢地,這種i-voting就是說開始讓民眾用投票的方式,而且採用電子投票,可以改變市政的一些作為,當然我們沒有一下子拿重大市政政策來投票,先從怎樣做都可以,只是老百姓可以透過喜好表達他的意見,就可以投。

另外一個民眾可以實際參與的就是參與式預算,他常常會到各地去走讀,很多里長很驕傲地跟他說,這個是透過參與式預算做的,以前代議政治,反正四年投一次票,投完票以後,從此跟政府沒有關係,表達下一次意見又要再等四年。慢慢透過青年事務委員會、公民參與委員會與廉政透明委員會,甚至i-voting,再到參與式預算,老百姓不用透過議員,都可以自己去公民提案、去做,坦白講,一開始市府團隊也是在摸索,非常感謝12個行政區對應的大學,因為參與式預算是民主政治的實驗,到底要怎麼做?坦白講沒有人知道,市府第一年辦理i-voting投票等,只有一萬人參與,再來變成六萬人、十二萬人參與,到今年十五萬人參與。參與式預算在推行過程當中,還有一個很重要的是教育,所以透過每一個行政區,跟一個大學合作,老師會帶學生來。

柯文哲表示,還有一點,參與式預算一開始說,大家來提案,提案後透過i-voting,市府公務員就發現不可行,後來我們把流程改變,市府公務員在一開始就進入討論,跟民眾說明可行性,最大好處,是讓公務員有機會在前端就開始接觸人民,以前官員很怕接觸人民,在參與式預算中,公務員有更多的機會跟民眾接觸,坦白講,這也有教學相長的效果,所以他覺得臺北市的公務員慢慢愈來愈人性,愈來愈社區化,愈來愈能夠跟人民對話,參與式預算是一個很成功的案例。

柯文哲表示,另外,有些參與式預算的項目,市府公務員在看到案子後,連提案都不用提案,直接以現有預算推動,所以這也有一個好處,政府官員整天坐在辦公室,不會比里長、NGO(非政府組織)更了解問題,有時候透過他們來告訴政府,在社區上發生了什麼事情?這也有很多好處,所以參與式預算有三分之一連投票都不用投,就可以直接做,讓公務員更能接地氣。

柯文哲接著說,民主政治也是一個學習的過程,新藥上市都要做臨床試驗,更何況是新的政治制度,所以不管是i-voting、參與式預算,在過去四年中,非常感謝民政局帶領各行政區區長,以及各區對應的大學、提案人、審查委員,大家在過去四年當中逐漸成長,他也認為,透過公私協力,民主政治會有一番新的面貌,民主政治不再是四年只有十分鐘的投票過程是政府與人民相關,參與式預算的民主政治創新,讓政府與人民能夠更有效的連結,他想這個對臺灣未來十年、百年發展有正面意義。民主政治是要透過不斷地摸索往前進步。臺灣之所以與大陸不同,就是民主自由還是臺灣的核心價值,民主是要不斷地往前進,透過不斷地進步,我們才能保持領先,讓民主自由在臺灣能更穩固,有更穩固的民主自由在臺灣,才是臺灣安全最大的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