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臺北市政府全球資訊網

市長新聞稿專區

北市首創禮券查詢及資訊整合平台 柯文哲:提供更創新便民服務
  • 發布機關:臺北市政府秘書處媒體事務組
  • 類別:媒體/新聞稿

臺北市長柯文哲於今(19)日出席消費者保護創新服務-全國首創「臺北市禮券查詢及資訊整合平台」宣傳會,他在致詞時指出,過去兩年至少發生9次禮券消保爭議,今年3月他也有跟賴院長提出問題,但是他認為現在這個國家比較需要解決問題的人,既然要解決禮券的爭議,北市府秉持開放政府、全民參與、公開透明,提供創新便民服務,所以建立查詢系統讓民眾可以查找手中的禮券是否有效。

柯文哲表示,今天特別公布查詢系統,讓民眾只要輸入履約保障銀行、發行禮券的業者,就可以知道手中的禮券是否有保障;另外,北市府也跟法扶基金會合作,提供專業律師免費處理禮券相關的消費爭議,以及債務清理的諮詢的一站式服務。

柯文哲也說,如果行政院消保處願意的話,可以免費奉送這一套查詢平台,這樣就不僅臺北市的民眾可以使用,可以擴展到全臺灣的人民都可以使用。

會後柯文哲接受媒體聯訪時,記者詢問市長關心禮券編碼全國統一,是否要之後當總統來做?柯文哲則強調,這種事不用等到當總統才做,現在這個系統是以臺北市為基礎設計,如果臺北市使用沒問題,馬上就可以擴充到其他縣市,可是又發現每一個禮券的號碼應該都是唯一的,這個就馬上有全國統一的問題。

記者提到「大學姐」林筱淇離開團隊會是損失嗎?是否有理念不合?柯文哲則回應,這些都有整體規劃,不急。

對於此次雙城論壇,記者詢問市長講稿的基調是否還是五個互相?上海方會否希望有多一些善意?柯文哲表示,今年政治版圖大變動,不要再有新的東西出來,還是維持基調。至於上海方這次派的代表團比過去更龐大,而臺北方也找了許多企業老闆,因為這次上海是由主管經濟的副市長,意思就是雙方在事先溝通,不要在政治版圖大變動之後出甚麼怪牌,既然整體臺灣的氛圍是拚經濟,對方就派掌管經濟的副市長,臺北則由主要的企業負責人,畢竟大家一起賺錢總是沒有爭議,一切smooth就好。

記者表示,陸委會主委陳明通說希望雙城論壇可以少一點政治,多一點正事?柯文哲指出,應該說是多一點經濟,少一點爭議,這樣講會比較smooth。記者追問是否會談及豬瘟問題?柯文哲表示,其實豬瘟的問題不應該在雙城論壇談,因為豬瘟這類問題,兵貴神速,應該是由疾病管制局(CDC)相互對接,他也認為,臺灣應該在WHO裡面,這還是一個很大的訴求,臺灣不應該被排除在全球防疫的體系外面。

對於此次雙城論壇的維安是否會增加警力戒備?柯文哲表示,他還是要呼籲臺灣民眾,畢竟來者是客,抗議歸抗議,但是還是需要有禮節,如果相反的換成我們去大陸也不希望有人舉牌抗議,且民主自由是臺灣政治的核心價值,而容忍是自由的基礎,自由以不侵犯他人的自由為範圍,這是普世價值,而臺灣自詡為一個文明且政治成熟的社會,應該要做到這樣。

記者詢問前行政院長江宜樺回到臺大演講時遭太陽花學生抗議的看法?柯文哲表示,既然是閉門的上課,他還是一樣的話,容忍是自由的基礎,自由以不侵犯他人的自由為範圍,這樣的普世價值在臺灣還是要能夠落實。

對於外界關切此次市長就職典禮會的花費?柯文哲說,他問過承辦單位會花費多少,最貴的部分是租用電視牆,因為承辦單位認為讓想要看的人看的到,不過柯文哲表示,他認為乾脆拿手機直播就好。

記者詢問有關戰犯說的部份,是否是指陳菊,因為從一開始陳菊就不斷支持姚文智參選?柯文哲說,不要有太多解讀,他倒是很想知道葛特曼的錢是誰出的?

記者最後詢問觀傳局長陳思宇存款有890萬元,她的爭議是否會波及到市長本人?柯文哲表示,其他兩位候選人也應該公布一下,他認為陳思宇家裡本來就不是窮人,他自己倒是要回去問一下他女兒的帳戶有多少錢。

下午,柯文哲主持市府維護公共安全督導會報,他在聽取都發局建管處在會中報告,針對臺北市中山區條通地區營業場所違法事件之分析案辦理情形後表示,法律一旦公布,就要可執行,不要訂了大家做不到,不然就要將現行法令修到可以執行。他指出,中山一派出所的問題,就是法令訂下去沒辦法執行,每個都犯法,可抓可不抓,貪污就出來了,所以法令訂了要讓大家都可以執行,條通地區要做根本的解決,不要訂不可能執行的,還是寧可從長計議處理土地分區使用管制,包括大灣北段。
 
柯文哲接著說,把臺北市的土地分區使用管制,要想辦法在半年內,研究出要怎麼做?一起解決。他說,關渡那邊一大片的汽車修理業算農業嗎?當然不是,那整片要怎麼解決?他覺得就全部拿出來討論,所以臺北市目前土地分區使用管制不合理的,全部拿出來,不要說整片都違反分區使用管制,然後政府在睜眼說瞎話,問題是怎麼會農業區全部是汽車修理業?這是怎麼回事?所以不要一個法令訂在那裡,然後不可能執行。另外就要想想,怎麼會變成這樣?積非成是,到最後抓也不是、不抓也不是,要抓政府也抓不動,抓不動就誠實地面對,看看要怎麼改?一定要管理,不然整個都變得無法無天了。他說,臺灣從來就不是一個法治的國家,我們要開始建立一個法治的國家,法一旦訂了,就要遵守,要不然就要修到它是可以執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