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減輕里長及里幹事負擔 黃珊珊:北市防災士培訓後投入防疫工作

  • 發布機關:臺北市政府秘書處媒體事務組

臺北市副市長黃珊珊19日向媒體報告臺北市「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COVID-19)防疫工作,宣布市府將投入長期以來由消防局培訓的防災士1千多名人力,預計本月底前開班四梯次增訓防疫相關課程及勤教後,投入社區防疫工作,減輕里長及里幹事的工作負擔。
 
黃珊珊表示,臺北市各區健康中心也將於2月21日開始販售口罩,因為之前健康中心沒有醫療行為,所以一直沒有刷健保卡的設備,因為中央政府也希望臺北市能夠配合協助口罩的銷售,所以市府最近在健康中心裝設這些相關設備,協調好的話,每個健康中心每天都會販售口罩。但是北投跟文山這兩個行政區的健康中心會比較慢,因為他們跟原來的臺北市聯合醫院門診部分,其實沒有合在一起,所以這兩個區健康中心的開賣,跟其他區的健康中心開賣時間會慢一點,市府會統一公告讓民眾知道,發售量與發售方式跟藥局一樣。
 
黃珊珊表示,消防局、衛生局跟民政局都已經做好溝通,接下來會對於社區防災士展開訓練及勤教,防災士可以協助臺北市社區防疫工作及社區衛教宣導,防災士動員起來的話,可以協助現比較辛苦的里幹事跟里長;媒體詢問,會從什麼時候開始?黃珊珊表示,預計在本月底前就要訓練完四個梯次。衛生局長黃世傑補充說,因為一般的防災士以前培訓的可能是針對其他的災害,疫災則是特別的災害。
 
媒體詢問,市府培訓的防災士證書是什麼證書?黃珊珊表示,是由臺北市消防局訓練完的結業證書,臺北市推動社區防災士,已經推動很久了,都是社區的熱心民眾,還有一些里長也受過訓。因為極端氣候的防災,以後都要做社區防災,這些防災士訓練了1千多位,也希望更多的民眾來參加防災士的行列,因為以後發生事情,你看很多尤其是消防局,現在很多OHCA的病人,其實是靠著地方的很多現場做CPR的人把他救回來,所以這些防災士希望是將來在社區裡,不只是都靠消防局的人力、設備,市府針對疫災的部分會特別再訓練。
 
媒體詢問,市府對於防疫計程車的規劃?黃珊珊表示,今天中央有一個特別的規範下來,他們也注意到居家隔離或居家檢疫的人,他們的就醫需求,所以今天中央的流程很清楚,就是將來如果居家檢疫或居家隔離的人發生了呼吸道症狀,由衛生局或防疫專線1922評估完以後,有呼吸道症狀的就是用救護車送醫;不是呼吸道症狀,或是一般的病症,現在中央給市府的公文就是以通訊診療為原則,就是打電話跟醫師,做通訊診療,通訊診療完後可能就沒有再去醫院的必要,可能只有領藥的需求,沒有什麼問題就不需要再進行後續的送醫。
 
黃珊珊接著說,有一些不接受通訊診療者,就醫還是需要經過衛生局的同意,這個部分就有防災計程車的需求,另外一個就是,在經過通訊診療後,醫生還是認為居家隔離或檢疫者還是要到醫院診察,還是有到醫院的需求,中央有這個規範,但是中央沒有告訴市府,要怎麼去醫院?她表示,這部分市府還要再去請示中央,如果地方政府還是要負責的話,防疫計程車的需求就存在。今天市府交通局有提出他們跟車隊的討論,「車隊的擔憂是什麼?」等問題,在初步討論後,可能採取包車的方式,就是固定幾輛車,他們也不要再去載別人了,也就是固定有幾台車是為了市府防疫的需求訂下來的車,用這樣的方式去跟這些車隊談,固定下來,這樣大家也比較清楚,也不要煩惱要清車再去載別人,這個部分因為還沒有定案,府要先確定中央這個需求是跟防疫計程車契合。黃珊珊表示,中央說要先衛生局確認,不得自行前往就醫,那不得自行前往就醫,變成北市要送他去就醫,那又不能用救護車常常送不是緊急、急症的人去就醫,就變成一個很奇怪的地方。所以如果中央規定清楚,那再去考慮這個防疫計程車是不是有100%的需要,如果真的有,交通局就去做包車的方式。目前等中央訂好以後,這個需求就會比較清楚,但其實這個量很少,居家隔離或檢疫者就不是呼吸道疾病,可能是刮破了手要去包紮,到底要不要去醫院,不是跟肺炎有關係的病,他還是有就醫的需求,那個量應該是很少的。
 
記者詢問,目前居家隔離與居家檢疫的人,還是有這樣的案例出現。現在臺南就確定除了公布失聯者姓名,還要公布照片跟區域,那臺北市會跟進嗎?黃珊珊回應說,失聯的部分一直是個大問題,但是中央的法規是公布姓名,公布照片應該要經過中央的同意;記者追問,因為現在臺南市已經宣布說他們會公布照片,會不會希望中央有個統一個規範?黃珊珊表示,其實北市是第一個公布的,但是當時就說過很困難,因為姓名只有三個字,所以真的沒有辦法確定誰是誰,後來說可以公布路徑的時間,沒有公布照片只公布姓名,的確還是找得到人,要公布照片,可能要中央同意,會比較方便作業,北市府也不方便自己就去做,畢竟還有相關的規定在,逾越這個規定的話,還是中央去做解釋比較好。
 
記者詢問,臺北市在這兩天還有新增的失聯或開罰案例嗎?黃珊珊回應,今天有一個失聯,但這個人的身分還無法確認,所以無法確定他是否真正的失聯。開罰的部分就是回到昨天以前,昨天8例,今天沒有新的人,如果有的話會統一處理;記者追問,身份還沒確認是指,性別、姓名、從哪裡來都還沒確認嗎?黃珊珊表示,他還不算是真正的失聯,還要跟警政系統去確認他相關入境的資料;記者追問,是打電話他沒有接嗎?黃珊珊回答說,民政局沒有講這麼細,但目前他們認為這失聯還沒有到達要公布姓名的程度,有先通知警政系統,再確認他的資料是否確實。為什麼資料很慢,就是因為要一直確認、一直確認。
 
記者詢問,防疫計程車若是包車,包車是由市府作統一委外嗎?黃珊珊表示,目前細節還在跟車隊討論,如果是包車當然是市政府讓它不要去做別的事了,當然是市府要統一把它包起來,就變成市府來負擔它營業的損失,但它要為市府所用,就是當需要的時候,它要去負責相關人員的運送。但這個部分就是那個需求確定是市府可以這樣子做,但是市府的能力又沒有辦法自己送,或者是他們現在是不能自行就醫,連家人送醫可不可以也不知道,因為現在中央規定是同意家人把人送去醫院,黃世傑補充說,之前的方式都是由家人送的。黃珊珊表示,今天中央的規定之後,就不知道家人可不可以送?北市的防疫計程車,原本只打算服務獨居的居家檢疫者,如果說連家人送也不可以的話,就變成防疫計程車的需求就會增加。現在還要等中央的規範,確認一下對於自行就醫是如何規定,如果清楚的話、有這個需求,當然就把防疫計程車組起來。記者詢問,包車是採包月、包周還是其他方式?黃珊珊回應,細節會請交通局與車隊再去協商,因為北市現在是統計每周的量,目前需求量真的不多。每天大約最多9次,最少2次,所以1天的量大概只有幾個人,因為他有症狀、緊急的就是送救護車了,這個是不是呼吸道疾病的其他就醫的需求而已,其實很少,所以市府認為量不會太大,也沒辦法評估到底要多少?所以要確認中央的流程完之後,就能知道大概可以抓的量;記者追問,那會配給相關基本的檢疫配備嗎?都是由市府這邊負責?黃珊珊表示,當然,市府既然要計程駕駛做這個措施,就要將他保護好。黃珊珊補充,每天最少的是2人次而已,因為他自己可以就醫的,也不需要市府幫忙送,是他家人可以送的。但現在如果家人不能送,這需求就會增加。黃世傑補充說,也不能讓這些人通通都叫救護車,那家人不能送,這個就很麻煩了;黃珊珊表示,因為今天的規定比較嚴,變成不得自行就醫,要市府指定,那一指定的話,就變成「市府有沒有送的義務?」黃世傑補充說,這部份原則上鼓勵用通訊診療,就是不必到醫院去,用電話、Line或是視訊,在家裡用通訊診療,這部分倒是有現行的辦法。
 
記者詢問,針對現在有趴趴走,就是可能有居家隔離、居家檢疫的人,除了開罰之外還有更進一步的嗎?像是智慧手環已經進行到什麼樣的程度?有在規劃嗎?黃珊珊表示,這不是地方的事情,這是中央在做所謂APP定位的事,地方不可能去做什麼手環,當然希望有個科技定位的方式。但是趴趴走的部分,對地方來說就是報中央,中央可以的話就是強制安置。
 
記者詢問,所以監控APP也是由中央負責?黃珊珊表示「當然」;記者追問,居家隔離者是不是也有在用APP定位隔離地點?黃珊珊表示,居家隔離一定有手機,居家隔離的人很少,但目前臺北市管的居家隔離者,一定有手機,都有配置防疫手機,都有發一支手機給他們。因為手機有限,而居家檢疫有3千多人,不可能給他們每個人都發手機,所以應該是用APP的方式去做定位,黃世傑補充說,臺北市目前居家隔離的是10個人。